搜索
查看: 112|回复: 0

她跪在马桶边,闭着眼

[复制链接]

244

主题

245

帖子

82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22
发表于 2018-12-21 00: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在灯火辉煌的光华路上,行着一个刚刚下班的女孩。她叫阿美,在一家外企工作。今天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可她一定想不到,不久以后,她将受到平生最大的侮辱。 走过了繁华的光华路,她转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那里很黑,也很窄。她是骑着车的。突然间,在一个岔口,窜出一个骑车的黑影。她们迎面撞上了。阿美定睛一看,原来也是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她身穿一袭白色的连衣裙,下面穿了一双白色的棉袜,一双白色的休闲鞋。她叫伊荔。"你干什么?也不知道看着点?瞎了??!"伊荔真的很冲,一张嘴就是那么地咄咄逼人。阿美被吓坏了,她想象不出一个这样端庄的女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慌忙应对着:"对…对不起,我不是成心的…"。"对不起就完了?!!我的袜子和鞋都让你的车子碰脏了!你得给我弄干净!"阿美慌了,心想:遇到个不依不饶的,这可怎么办?她说:"那…那你说该怎样呀?""怎样?你给我舔干净!!!"。
此话一出,阿美有些挂不住了:"你什么意思?让我给你舔鞋?你太过分了!!"说着她骑上车就要走。可是,伊荔飞快的拉住她的车,把阿美拽倒在地。"你干吗?……"阿美刚要反击,伊荔已经把脚踩到了阿美的胸上。"你再动!你信不信我在这就羞辱你!让你闻闻我的袜子信吗?"伊荔的目光闪烁着霸气,阿美渐渐屈服了。"别别,别那样,我错了。"阿美求饶道。"服了?那行,站起来跟我回家。"说着她放开了脚。阿美站起来了。这时伊荔又提出了一个更为过分的要求:"但是,不能就这样走,你得刁着我的袜子。别怕,我家就在这附近,没有人会看见。你要是不答应,可别怪我……"。阿美无计可施。只好点点头。"这就对了嘛,来,张开嘴,让我塞袜子!"伊荔眉飞色舞的说。阿美痛苦的闭上了眼张开了嘴。伊荔脱下了鞋,也脱下了自己的袜子。白色的棉袜,看上去很有杀伤力。伊荔缓缓的走到阿美面前,把棉袜慢慢的塞进了嘴里。这时,一股浓浓的脚味,只冲阿美的头脑!她险些晕过去。"跪下!!!"伊荔一声大喝!阿美彻底放弃了抵抗,"扑通"一声跪在了伊荔面前。"行了走吧"。说着,伊荔把阿美拽起来,并把阿美的车和她自己的的车锁到了一起。和阿美步行回家。短短的一百米里,阿美被伊荔推搡着。不久她们就走到了伊荔的家。开了门,伊荔把阿美推进了屋里。她们走到了鞋架前,伊荔拿掉了阿美嘴里的袜子,对她说:"你,跪下,给我换鞋!!"阿美哪敢不听?马上跪下了。"用嘴呀!"伊荔强调到!阿美跪着用嘴先解开鞋带,然后费力地用牙咬住鞋底,拽下了伊荔的鞋。之后,她从鞋架中拿出一双拖鞋,正准备给伊荔换上,被伊荔一脚踢倒在地。"狗奴才,竟敢用手给我穿鞋,用嘴叼。"阿美没办法只好一只一只地叼起拖鞋,给伊荔穿上。这时她发现,伊荔脚上居然还穿着一双袜子,是粉红色的。伊荔用脚勾起阿美的下把,轻蔑的说:"你这贱货,服了吧,你何苦呢,当初给我舔舔袜子不就完了吗?非要受这等侮辱!给你十分钟时间,先把我的旅游鞋舔干净,鞋底也要舔,舔完后爬到卧室来,如果让我发现舔得不干净,有你好看的。" 说完伊荔进了卧室。十分钟后,伊荔从卧室中出来,发现阿美正趴在地上卖力的舔着。"咔咔"伊荔用摄像机拍下了阿美舔自己鞋的镜头。"舔得怎么样了?"阿美把舌头收回去,说到"这就舔完了。"伊荔看了看鞋,鞋面和鞋底确实被舔得很干净,像刚刷过的一样。还比较满意,就说:"我的鞋垫赏给你吃吧。""这,鞋垫怎么能吃哪?"阿美很为难。"你竟敢不听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跟我到卧室来" 说着拽起阿美,推搡着进了卧室。 伊荔坐到了床上,阿美自觉的跪到了伊荔面前。伊荔把脚放到了阿美的嘴前。扑鼻的气味熏得阿美头昏脑胀。伊荔指示着:"闻脚踝!闻脚趾!闻脚面!……"。阿美则言听计从的闻着袜子。伊荔更加来劲了!"你上来"。言罢,把阿美拽到床上,一个嘴巴,把阿美打翻在床上。骑在阿美身上,左右开弓,煽了阿美十分钟的嘴巴。打得阿美直求饶!可是伊荔哪里听,她已经兴奋得不能自己了。又一阵狂煽后,她从阿美身上起来,把先前的那双袜子又塞到了阿美的嘴里,然后,把自己的粉红袜子的脚踩到了阿美的嘴上。看着阿美痛苦的表情,她感到很满足.阿美痛苦的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伊荔显然有着虐待的经验,她踩得阿美很重,在她的脚下,阿美已经失却了尊严。 看着阿美快不行了,伊荔拿下了脚。让阿美喘了口气。之后又把脚踩到阿美的嘴上,另一只脚夹住阿美的鼻子。等到阿美憋得快不行时才拿下来,然后又放上去,如此进行了十多个回合,把阿美折磨得死去活来。她又想出了一个新招。她把自己穿了好几天的另一双白棉袜,放在了枕头上。拉过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阿美,大声的说:"现在,我教你崇拜我的袜子!你跪到袜子面前,磕十个头,然后趴到袜子上大口大口的闻!!!".阿美哪敢不听,挪到袜子面前,磕了十个头,然后趴在上面大口地呼吸。伊利用相机把这一情景拍了下来。十分钟后,她把阿美拽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在床上,伊荔趾高气扬;阿美则垂头丧气,身子有些站不稳.这时伊荔指了指脚上的粉红色袜子.阿美绝望的跪下了,趴在伊荔脚前,一步一步的爬向伊荔的粉红袜脚. 闻!!伊荔一声令下,阿美把脸埋到了伊荔的粉红袜脚间.这时伊荔拿出了相机,拍下了这些镜头.看着刚才还和自己叫板的女人闻着自己的袜子,伊荔哈哈大笑.此时房间里充斥着阿美闻袜子的呼吸声。过了十分钟,伊荔觉得这项活动进行得差不多了。就命令阿美跪在床下,用嘴把她脚上的袜子脱掉。阿美乖乖地跪在伊荔的脚下,用嘴一点一点地把伊荔的袜子脱下来。"含在口中,愉快地品尝",阿美听话地把袜子放进自己口中,做出品尝的样子。阿美被命令躺在地上品尝,伊荔则把漂亮但却穿了一天旅游鞋未洗的双脚放到阿美脸上肆无忌惮地蹂躏,阿美口含伊荔的白袜,脸上被她的臭脚蹂躏,简直要昏过去。伊荔又用相机把它拍了下来。在之后的各种场景中,伊利的相机咔咔地响个不停。半个小时后,伊荔把阿美拽起来,拿掉她口中的袜子,又把她一脚踢倒在地上,让她趴在木质地板上舔自己的脚。伊荔看着阿美趴在地板上像一只小狗一样舔自己的脚,高兴得哈哈大笑,并用摄像机拍了下来。阿美为讨好伊荔,忍着臭味,把伊荔的双脚舔得干干净净,脚趾缝也被她清理干净。伊荔人长得漂亮,可是有一个毛病,就是有脚气,用药也未能痊愈。当阿美舔她的脚时,她感到无比的快感,脚也不痒痒了。她突发奇想,以后经常让这个**过来舔自己的脚,说不定就能把自己的脚气治好。想到这儿她又笑起来。
伊荔让阿美舔脚足足舔了两个小时。之后又端过来洗脚水,让阿美跪在她的脚下给她洗脚,洗完后阿美正要倒出去,被伊荔大声喝止:"喝了它。"阿美看着伊荔的洗脚水,正在犹豫,伊荔一巴掌打过去,接着又是啪啪几巴掌。"贱奴,让你喝我的洗脚水是你的荣幸,快喝。"阿美没办法,只好含着眼泪喝了伊荔的洗脚水。"贱奴,好喝吗?"阿美小声地说到:"好喝"。"我听不见大声点!""好喝!"阿美又重复了一遍。"你说主人的洗脚水很好喝,我非常喜欢,还想喝。"伊荔命令道。阿美此时只能机械地重复着伊荔的话。这时伊荔把脚踩在阿美头上,说"既然你说好喝,以后你每周日你过来,让你喝个够。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了,每周日来一趟,让我玩你.我呢,说不定哪天就到你家蹂躏你.你看行吗?!"口气分明是不容置疑! 这样,你要是同意,就把粉红色袜子含在口中;你要不同意,就把白棉袜给我吃了。"面对着这样的境况,阿美别无选择,只好把伊荔的粉红色袜子含在口中。"好,今晚你就别回去了,明天再回去。今晚你就供我玩。"她又用嘲弄的口气问阿美:"你同意吗?同意就给我磕十个头,不同意就把口中的袜子给吃了。"阿美含着袜子说不出话来,只是很乖地给伊荔磕起头来。磕完十个后,伊荔还嫌不够,又让阿美磕了100个头。阿美含着伊荔的袜子,跪在伊荔脚下嘭嘭地磕头,伊荔看着电视,就像阿美不存在一样。磕完后,伊荔让阿美把袜子从口中拿出来。说到:"我要如厕,你去把马桶给我打扫干净。记住只准用舌头。"这时更大的刁难,阿美还在犹豫,伊荔一脚踩在阿美嘴上,使劲地踩,弄得阿美喘不过气来。"你要答应去舔,就用你的贱手放在我脚上,不然的话,憋死你。"伊荔吓唬道,她也不敢真的把阿美憋死,吓吓她。被吓坏的阿美只好答应。爬到伊荔的卫生间,用舌头把伊荔的马桶舔得干干净净。伊荔如完厕后,对阿美说:"没水冲了,你喝了把。"阿美此时已完全放弃尊严,任凭伊荔玩弄,她跪在马桶边,闭着眼,咕噜咕噜地把伊荔的圣水喝了。之后,阿美用伊荔的洗脚盆涮了嘴,又刷了牙。伊荔又把白棉袜塞进阿美口中,告诉她让她一直含到第二天上午离开。粉红棉袜则被绑在阿美的鼻子上。然后又把自己的内裤套在阿美头上。让阿美做自己的马,骑着阿美在房间里转,转了一圈又一圈,把阿美累得筋疲力尽,终于不支倒在地上。伊荔也觉得差不多了,就停止了对阿美的蹂躏。之后她要睡觉了,她把阿美捆绑在马桶上,阿美的头被放进马桶,盖子半盖着,嘴里依然含着伊荔的袜子,头上依然带着伊荔的内裤。伊荔去睡觉了,阿美就跪在马桶边被绑着渡过了艰难的一夜。被绑着十分难受,又受如此巨大耻辱,阿美怎么也睡不着觉。她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最后决定干脆死心踏地做伊荔的奴隶算了,这也许就是天命,上天让我做伊荔的奴隶。此时她感觉伊荔很高贵,自己很卑贱,也只配做伊荔的奴隶。再说死心塌地做她的奴隶,她以后对自己会好些。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天明时才迷迷糊糊地睡者了。第二天早上,伊荔起来后来到卫生间,把阿美松开帮,拿下内裤,拿出袜子。问到:贱奴,昨晚睡得舒服吗。" 阿美边磕头边说:"舒服得很。我只配做您的奴隶,我以后愿作主人您忠实的奴隶,任你玩弄。"伊荔听了很高兴,哈哈大笑:"睡了一觉就是不一样,进步不小啊。你现在觉悟挺高啊。如果昨天有这么高的觉悟,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了。""好了,我现在要小解,你知道该怎么办。"阿美听话躺在地上,伊荔坐在她脸上,一股股透明的液体流入阿美口中,由于憋了一夜,很多,阿美大口大口地喝着,不让它从口中流出来。最后,阿美完全喝下了伊荔大概一公升的尿液。伊荔看阿美这么听话,开恩没有让她吃她的黄金。她说:"我曾让几个男奴吃过,他们吃得很有滋味,这几个男人真是贱。你是女孩子,就免了吧。"之后,伊荔对阿美说:"昨天你成为我的奴隶,今天你表现很好。以后你好好做我的奴隶,我会对你很好的。你现在回去吧。"阿美给伊荔磕了十个头,回去了。此后,阿美每周日来伊荔这儿,让她玩弄。伊荔对她也温柔多了,不再打她了。经过阿美嘴唇和舌头不断的舔噬,伊荔的脚气也好了。伊荔很高兴,特意从她的男奴中选出一个来让阿美玩弄。阿美像伊荔初次对她那样对待男奴,把男奴蹂躏得死去活来,男奴也从中获得了极大的快感。后来伊荔干脆把自己的两个奴隶直接让给了阿美,让阿美玩弄。再后来,伊荔通过和征服阿美差不多的手段又征服了另一个女孩兰兰,就免除了阿美的奴隶地位,说阿美可以做她的姐妹。于是,阿美也从一个普通的女孩成为**。她们一起玩弄男奴或者**。后来伊荔又通过相似的手段征服了另外一个女孩尾尾,这样伊荔和阿美两人一起玩弄兰兰和尾尾……(附注:本文是在某位同好的《女S女经典》一文基础上进行改编的。另外,由于他的文章太短,所以又作了一定的补充,这样经过改编和补充,文章就比较丰满。本文属于恋足小说的另类:主要不是男人做女孩的脚奴,而是女孩做女孩的脚奴。这样挺新鲜,颇有刺激。)我于是先弄晚饭,在CONNIE吃晚饭时,当然我在桌底为CONNIE洗脚,舔脚底,舔脚趾,舔脚趾缝,嘬脚趾等,直到CONNIE吃完晚饭。 CONNIE:轮到你吃了。 但CONNIE并没把吃剩的饭倒在脏鞋子里。 CONNIE:贱狗,还不快快躺入箱中。 我知道今晚的晚饭是什么了,但我在犹豫。 CONNIE:做什么?不想吃我的香便吗?要我把你的照片寄给你的家人看吗? 我只好把头躺入箱中,CONNIE把箱盖关好并锁上,跟着我从箱顶的洞看见CONNIE坐了上来,已脱去裤子,正准备**。 CONNIE:已留了两天的精华给你,张大你的狗嘴,一点也不要浪费,你不想吃我的**我就要你吃自己的!要不要? 这时候CONNIE已**出来,我听到不吃的后果所以只得吃下CONNIE的。。。。 调教到这里我以完全驯服在CONNIE的脚下,完完全全由CONNIE丈夫的身份变为CONNIE脚边的一个奴隶,每天过着地狱式的生活,除了每天用各式各样的方式服侍CONNIE,还要受尽CONNIE的虐待和侮辱,但这一切都可以忍受。 一个星期天,CONNIE又在调教我,CONNIE用一条狗链锁着我的头颈,拖着我在家里散步,当然不久就用皮鞭抽我一下,突然门铃响起,CONNIE先在大门防盗眼里看看是谁,原来是CONNIE最好的朋友MAY,CONNIE先示意我到卧室才开门。 我一直在卧室听她们的谈话,原来MAY的丈夫有婚外情,正要和MAY离婚,MAY越说越伤心,CONNIE安慰了她大半个小时仍然没用。 CONNIE:不要哭了,我给你看一点东西,保证你大开眼界。 跟着CONNIE竟来到卧室把我拖出厅,起初我也有一点反抗,但被CONNIE抽了一鞭后,只好跟CONNIE爬出大厅,当爬到MAY面前时,MAY当然很惊讶,这个必然,因看到朋友的丈夫竟全身赤裸,头颈还被狗链锁着。 CONNIE:很多男人都是狗,喜欢受我们女人的虐待,可能你对你的丈夫太好了,说不定他正在乞求那女人给他嘬脚趾呢,来,就用这贱男人好好出一番气。 CONNIE:你这贱狗还不快点亲吻MAY主人的脚做为敬礼?
听到CONNIE的命令,我只好开始吻MAY的脚,MAY今天穿着一双白色的袜裤,脚尖的汗味不太浓,可能MAY不习惯被别人吻脚,她竟然笑了起来。 CONNIE:看看,被男人舔脚多开心,脱掉丝袜吧,这样你可以彻底享受。 MAY把袜裤脱去,CONNIE接过后竟把它套在我的头上,MAY开始投入了,发出侮辱的笑声,我只好隔着丝袜舔MAY的脚底和脚趾,但很难舔到MAY的脚趾缝,CONNIE见此才让我把丝袜边拉高到鼻子,跟着我才能发挥我的口舌工夫,舔干净MAY的脚趾缝和吮吸MAY的脚趾。 MAY:真舒服,原来被男人舔脚这样舒服。 CONNIE:你舒服,但这个贱男人也很兴奋呢,不信看看他下面。 原来我的下体真的很高涨,可能在CONNIE几个月的虐待下,自己已变成一个受虐狂,不然又怎会在为MAY舔脚时兴奋起来。 MAY:我先去一下厕所。 CONNIE:不用走那么远,这里就有一个厕所,厕所人,还不快就位。 CONNIE指着木箱子,我只好把头伸入箱子,CONNIE把顶盖关好MAY从顶部的洞看了我几眼。 MAY:真有趣,用贱男人的口做厕所,贱男人,好好享受我们女性的香尿吧! 跟着MAY坐上木箱子,小便起来,我当然是张开嘴迎接。 MAY:他咽的下**吗? CONNIE:当然可以,如你现在便急就屙给他吃吧。 MAY:可惜今早拉过了,否则看着贱男人吃本小姐的香便一定很有趣,除了舔脚和做厕所,这贱男人还能干什么。 CONNIE:它不是男人,它只是我脚边的一条狗,至于用途可不小,例如做奴隶的工作,做本小姐的出气袋,替本小姐解决需要等,你今晚就睡在这吧,我保证他的狗舌头会舔得你欲仙欲死。 MAY:好啊! CONNIE:贱狗,现在先去刷牙,然后买菜做饭吧。 晚饭做好后,她们在餐桌进餐,当然没我的份,我在餐桌底下不停的服侍她们的脚,轮流一个用口舔脚,一个用手按摩脚,稍一慢,会被她们一脚踢来,一餐晚饭,已被她们踢了几十脚,当她们吃完后。 CONNIE:今晚你要好好服侍我们两个,所以给你一些菜肴,你今晚要好好答谢我们。 我:多谢主人赐于美食。 CONNIE把一点吃剩的菜肴和饭倒进鞋窝让我进食,的确在晚上很少有机会吃到有菜的晚饭,不是吃白饭就是吃加料饭,例如加入CONNIE的脚趾甲,口水,痰,鼻涕,尿液等。 晚上我洗晚澡刷完牙,便开始服侍她们两个**,我的口技的确已被CONNIE训练得不错,她们两个也有激烈反应,当她们都达到高潮后CONNIE便一脚把我踢下床。 CONNIE:今晚你不用捆着睡觉,现在替我们每人舔脚十分钟你便到厕所地上睡觉。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主动为MAY舔干净高根鞋才给MAY穿上离开,CONNIE和MAY都很满意我的表现。 后来MAY真的和丈夫离婚,这对我有很大影响,因MAY差不多天天到我家和CONNIE一起虐待我,离婚后的MAY很痛恨男人,我则完全成了她的发泄对象,每次MAY都会虐待我得死去活来。 MAY每次一见到我,不由分说便用皮鞭狠狠抽我一顿,如我叫痛她抽得更兴奋,被皮鞭抽打完的鞭痕她也有很多方式折磨,例如用手指甲刮,用高根鞋根摩擦,又或用蜡烛在鞭痕上滴蜡,蜡油干后MAY又再用皮鞭把封在我身上的蜡油抽掉。 除了鞭打,MAY很喜欢打我耳光,她也不会象CONNIE会留余力,每一记耳光都象使尽全力来打我,有时她会左右手不断的打,有时又会要我一直跪在地上,等候她突然无声无息的打的耳光。 还有一招虐待方式MAY很喜欢用,就是**扩张,除了用女性舔丝器塞我的**外,MAY还会用她的手来扩张,首先用针筒在我的**大量注水为我洗肠,跟着MAY便会戴上塑胶手套,在我的**搽上润滑油,起初的训练MAY是由一只根手指开始,跟着用两根,再用三根,后来MAY已经能把整只手塞进我的**,当然,被撕裂的感觉仍是很不好受,最厉害的那一次MAY会竟然用她的脚尖塞进我的**,痛得我几天不能去厕所大解。 除了虐打,MAY也很喜欢对我屈辱,例如她差不多每次**都要我吃,反而CONNIE只是偶尔要我吃。后来,MAY干脆就住在我家,我的生活就更加悲惨。每天都要受到各种虐待MAY和CONNIE总是想各种花样虐待我。早上,我要五点钟起床,为她们做好早饭,并为她们早上对我的虐待作好准备——充当便奴。一般是六点半左右MAY要去厕所,她根本不下床,只是喊:“贱狗,过来,我要方便,我赶紧爬过来,看她反映,如果她只是把屁股挪到床边,我就赶紧张开嘴,她早上的第一泡尿就撒在我嘴里。她的第一泡尿又多又骚。没办法,我只能一滴不剩全喝下去。喝完了,还要把她逼上的尿舔干净。如果她指指木箱子,我就赶快把木箱子推到床边,并把头伸进去。MAY从床上下来坐在上面,开始**,她的**不多,大概是她吃的少的原故。一般是棕黄色,比较稀软,没办法,我全要吃了。吃完了还要把她的后面舔干净。完后MAY就去洗漱,我要赶紧跟着爬过去,给她当凳子坐,如果慢了,又要挨打。伺候完MAY,还要伺候CONNIE。CONNIE一般早上不**。但是她早上的那泡臊尿是非喝不可的。她们吃早饭时我要跪在旁边伺候,她们如果高兴就扔点食物给我吃。中午,她们一般不回来,我还轻松、轻松,但是晚上就不那么好过了。到了晚上我要跪在门口迎接女主人们的到来,往往是CONNIE先回来,我要把拖鞋用嘴叼过去,把CONNIE的皮鞋叼走。一般CONNIE要先洗一洗,完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要跪在旁边伺候,她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零食,高兴了就扔给我一些果皮之类的东西吃。她一拱嘴,我赶紧把嘴张开,她的一口浓痰就吐在我嘴里,我还要赶紧说谢谢。大概半个小时左右,MAY就回来,我要一样伺候她,以后她们先吃饭,当然我要先做好。晚饭后是我一天中最难过的时候,她们开始虐待我。我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吃CONNIE的**,因为CONNIE要晚饭后拉屎,而且MAY总在旁边戏弄我。刚吃完晚饭,CONNIE就说:“贱狗,我要拉屎,快求我”“求女主人赐我香便吃”我说完赶紧钻进木箱子下,CONNIE坐上来,准备**,MAY在旁边有时拿着鞭子说:“贱狗,高兴些,能吃到女主人的屎是你的福分。”我看到CONNIE的后面在撑开,一条黄色**掉下来,我赶紧用嘴接住,咽下去,MAY在旁边说:“快说好吃”说着,对我就是一鞭子,我含糊的说:“真好吃,谢谢主人”吃完CONNIE的**,我要为她舔干净**,CONNIE说:“舔深点要特别干净。”MAY又坐上来:“渴了吧。”说着一泡臊尿尿下来,我赶紧接着,还要说谢谢。有一次,CONNIE闹肚子,这下,我有的受了。一天,CONNIE回来,就急着去卫生间,并没喊我,大概是太急的过吧,我赶紧跟着爬进去,CONNIE坐在马桶上,发出难听的**声,我皱了一下眉,被CONNIE看到了,CONNIE大怒,把屁股对准我:“先舔干净”我舌头伸进CONNIE的后面,她的屎稀稀的。我费劲的舔干净。CONNIE又抓住我的头,往马桶里按,“一点不许省,给我吃干净。我只能服从命令。CONNIE慢悠悠的走回房间,我跟着爬回去,可是,每一会CONNIE又说::“快、快贱狗,我又来了”我赶紧平躺下,CONNIE蹲在我脸上,一股稀屎喷在我脸上,喷的地上都是,CONNIE说:“必须都舔干净。”我费了好大劲才把CONNIE的屁股上和地上的**舔干净。哪天,我吃了CONNIE的五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天使论坛

网站简介:天使女王论坛|伪娘cd变装|ts二次元交流提供北京cd,南京ts,上海伪娘,深圳变装,杭州人妖,变装文章,服装搭配,变装伪街,变装丝袜,女装大佬,sm,女装,丝袜奴,脚奴,捆绑,女王调教等信息欢迎同行交流

自定义文字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早8-晚10
  • 客服电话:微信kaka59km
  • 微信投稿:kaka59km
  • 公司地址:北京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卡盟天使论坛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