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3|回复: 0

最长一次我曾在她的脚上舔过长达三个小时

[复制链接]

244

主题

245

帖子

8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13
发表于 2018-12-19 22: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上,夏磊在外边经常有应酬,丽玲就独自在家里折磨我。
  有时她无聊,会躺在沙发上长时间看电视,而她会命令我一刻不停地舔她的
双脚。最长一次我曾在她的脚上舔过长达三个小时,后来我感到舌头真的如断了
一样,膝盖因长时间跪在硬地板上而痛得不得了。
  她也试过坐在我的脸上连续一个多小时,让我感到窒息般的难过。当然,她
最喜欢的还是在她看电视或讲电话时,我要跪在她的大腿中间为她口交。
  如果我犯了过错,例如没有做好家务或服侍不好她,只要她有一点不满意,
便会对我动手。除了随便打耳光外,最常用便是打屁股,她打我屁股时有很多规
矩,首先我要全身赤裸,趴在她的大腿上翘高屁股,她每次打我前也会对我说明
会打我多少下,她不会多打一下,但我在被打时不许发出一声或移动身体,否则
便重新再打。而丽玲用的主要是皮鞭、木板和一副乒乓球拍,有时随手拿到的拖
鞋、高跟鞋和梳子也常是她的行刑工具。
  另外一种丽玲常对我施以的惩罚便是捆绑。我说过她是一个女权分子,她对
于网上看到日本那么多的紧缚女性的画片非常不满,认为是对女性的一种侮辱,
但她却时常浏览这些网站,因为她要照网站上捆绑女性的方式来捆绑我,而且还
要用即影即有相机拍照。我会被捆绑着一段长时间她才会释放我。
  就算我没有犯错,她也会用一些较轻微的虐待方式来玩弄我,除了每天必要
为她舔脚,做她的踏台,为她舔脚,给她坐脸外,她有时还会用麻绳把我双手反
缚,命令我跪在地上,她会把一对穿过的丝袜挂起,挂至丝袜脚尖位刚巧在我的
鼻前。她命令我的鼻子要跟着袜尖来动一直闻着,她会监察着,一发现我的鼻子
没有闻她的丝袜便会把惩罚升级。
  另一种惩罚就是禁制我说话,但不是只用口命令我不说话,她会用上一些工
具,例如要我衔着她的一只鞋的鞋尖,若我衔不稳鞋子令鞋子掉下来我又会受重
罚。另外她会用她的髒内裤罩住我的头不许我看东西。
  另外一种小惩罚是她喜欢用衣夹夹我的乳头和下体,还要在衣夹连上幼绳吊
着她的高跟鞋来增加我的痛苦。
  不知道是夏磊另有新欢,还是已经对我老婆失去了兴趣,最近夏磊不是喝酒
喝到半夜才来我家,就是乾脆不到我家来了。丽玲经常独守空房,又不敢出去,
想要干又不敢让我干。原来夏磊已经逐步地控制了她,不仅不准她晚上的时候出
去,还不准她让我干她。丽玲真的很听话,从此晚上再也不敢出去,也不敢再让
我干她了,但看得出她心里很不舒服。
  这天她独自在卧室里给好几天没来我家夏磊打电话,我在厅里隐约听到她一
直在求夏磊来我家,甚至说她今晚想要,她下面受不了了,只要他肯来干她,以
后愿意什么都听他的。
  夏磊一听,好像来了兴趣,说他晚一点再来,但要我老婆今晚做一回性奴。
在他到我家时,丽玲要自己在脖子上拴上那条平时丽玲用来拴在我脖子让我做她
的狗的狗链。换句话说,夏磊要我老婆做他的性狗。
  然后夏磊又要求我老婆只穿着胸罩和丁字内裤,光着双脚踏在那双他们做爱
时夏磊喜欢叫她穿着的性感黑色高跟拖鞋,跪在门口等候他来干她,而且今晚要
她像我完全服从她一样,要丽玲像性奴一样服从他。
  本来我想丽玲是女权至上的女人,肯定会拒绝夏的无理要求,但出乎意料的
是,她可能是怕失去夏磊,竟然满口答应,甚至先主动跪在地板上接听夏磊的电
话,还自称「奴婢」,称夏磊为「主人」。想不到夏磊一通电话,就可以把我老
婆变成他的性奴,真是不可思议。
  接完电话,丽玲明显憋了一肚子气想发泄在我身上,他开了房门沖我大声嚷
着:「你给我进来!」
  我有些颤抖地走进了她的卧室,不敢正眼看她。
  「贱货,臭男人,我今天要插死你!」
  「女主人,看在我跟你了那么多年的分上,饶了我吧!」我抱着她的大腿哀
求道。
  「贱货,老娘今天不爽,非插死你不可!」丽玲像是一头母豹,她的长发散
乱地披撒在她漂亮而妖艳的脸庞上,大声的对我说:「把我的傢伙拿来!」
  我拿了一个大大的橡胶假阴茎,放在了床上。
  丽玲走到我后面,用她高耸的双乳顶着我的头,一股醉人的香水味飘过来,
她双手摸着我的前胸,她低下头,长发披散在我的脸上,吻着我的耳朵,充满挑
逗的说:「贱货,我想干你!」她继续地吻着我,这下我的下体已经硬了起来。
  说到这,丽玲一把把我推开,刚才的温柔换成了粗暴,真是个女魔啊!
  「把衣服给我脱了!」丽玲厉声命令。
  在这个凶恶的女人面前,我根本不敢违抗,只好乖乖服从。
  丽玲点了一根万宝路香烟,叉着腰,看我脱完衣服,在我身边转了一圈,不
屑地说:「看你这么瘦,鸡巴也这么小,要是插你还不把你给插死。」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女人会对男人这样说话,这样的话,本应是男人对女人说
的。说着,这个妖艳的女人就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解下了衬衣和短裙。我低下了
头。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我抬起头,见丽玲叉着腰,头发向后一扬:「说,
我漂亮吗?」
  「漂亮。」
  丽玲脱下吊带裙,里面没有乳罩,只在乳头上贴了两片乳首贴,看上去好像
没有乳头一样,但两个乳房很饱满,也很坚挺;绣花丁字裤小得不能再小,裆部
已经夹在阴唇中间;阴毛染成金黄色的,白色哩士吊袜带更显性感,我看得目瞪
口呆。
  现在何丽玲赤身裸体地站在我面前,这是个何等漂亮高大而修长的女人啊!
30岁的女人,高耸的乳房一点都没有下垂,她的大腿性感修长。
  丽玲穿上了硕大的假鸡巴,对我一个巴掌搧过来,冷冷地说:「给我趴下,
屁股翘起来,让我的鸡巴好进去。」
  我大气都不敢出,看着丽玲像男人一样把她的假鸡巴塞进了我的屁眼,我发
出杀猪般的嚎叫,两只手拼命的在地上爬,想逃脱,但丽玲有力的双手抱紧我的
腰。
  我越是反抗,丽玲好像越兴奋,开始了她疯狂的强奸,她的假鸡巴快速地在
我的屁眼进出。丽玲的腰力比男人的还要厉害,随着节奏,她两只大乳房也在我
眼前蹦跳着。
  她疯狂地摇摆她的长发:「贱货,没见过我这样的女人吧?」
  这是什么场景啊?弱小的男人被凶残的女人玩弄,狂插!
  丽玲好像不知疲倦,把我翻过来,抱着我的双脚架在肩膀,这样她的鸡巴可
以更深入。我已经没什么力气反抗了,任由她狂插,因为丽玲很高大,插我的时
候,她的乳房刚好打在我的脸上。
  「嘻嘻……真爽!呵呵……好痛快呵!」丽玲已经插得香汗淋漓。
  丽玲一边抽插,一边打她胯下的我。她真是一个凶残、狂暴、不可一世的女
人,在这样的女人面前你不得不屈服于她的淫威。
  「我告诉你,老娘以后也和你一样,是夏磊主人的奴隶,主人的狗,你知道
吗?主人不在时,老娘还会狠狠玩弄你;主人在时,一切听从主人的吩咐,要让
主人感觉到我也是他的奴。懂吗?」我老婆走到我面前,「啪啪」给了我两记耳
光教训着我。
  「是的,女主人。」我只好无奈地说,但心里忐忑不安。
  我蜷缩在丽玲的脚下,脸和她的鞋子无限贴近,她鞋子里的酸臭气息已经一
绺绺飘进了我的鼻子。丽玲这时一挑一挑的脚碰到了我的脸,她把脚翘起来,踩
到了我的脸上,我不由自主地转过脸开始舔她的鞋底。但她用脚把我一蹬,伸出
手来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拉了起来,我的脸就靠在她丰满的大腿上,丝袜的磨砂感
让我兴奋不已,让我浮想联翩,我开始一下一下舔她穿着丝袜的大腿,眼睛偷偷
摸摸地往她里面看。
  「啪!」的一下,丽玲给我来了一个响亮的嘴巴。
  「贱狗,你也配舔我的大腿?过来!」她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拉进她的下面:
「好好的闻!」
  我已经是丽玲的一条裆下狗了。这种低贱的情绪让我无所顾忌,我伸出舌头
小心的舔了一下她的阴部,她的阴部很骚。
  丽玲显然是一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她没有急着再虐待我,而是直接让我为她
口交。她揪着我的头发,丰满的大腿用劲夹着我的头,我感到自己仅仅是老婆的
性具。我用力舔着她的阴部,很快地黏黏的液体就渗出了内裤。我用舌头费力的
把内裤挑开,大口大口舔着何丽玲阴毛浓密的阴道。
  「吃!」丽玲威严地命令。
  听到后,我开始大口大口吸食何丽玲的液体,她没有快乐的呻吟,而是哼哼
冷笑着。过了一会,我满脸都是液体了。
  「往下舔!」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向下舔」是什么,只管伸出舌头去舔,感
到那里涩涩的,而且有一股气味。我扭了一下头,丽玲用丰满的大腿把我夹得更
紧了,她哈哈大笑着说:「以后要和老娘一起好好侍候夏磊主人,听到了没有?
哈哈……」
  令我痛心疾首的是,同样是她,对我是这么凶残的大发淫威,可等一下她的
情人夏磊来了,她又是那样的温顺下贱,像夏磊的玩物一样地任由夏磊摆佈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